美团是中国最大的团购和线下服务公司,为用户提供衣食住行等各种生活服务,它是线下经济的一面镜子。

最近抓取了美团数据,期望通过对美团大数据的分析,发现空缺的市场,同时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结论。

数据来源

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筛选出2019年GDP排名前40的城市,分别抓取各分类下的店铺数量,如下如。

数据处理

数据经过抓取、清洗后,我们得到各城市各行业的商家数,以下以“休闲娱乐”分类举例。

由于数据来自美团,以上数据有很大局限性:

  • 不是所有商家都入驻了美团,美团上的商家数量并不能代表所有线下商家数量
  • 各城市美团app的普及率不同,即使是相同行业,在不同城市入驻美团的比例也不同

为了屏蔽以上误差,我们首先计算某一细分行业在上级分类下的占比,例如“KTV”在“休闲娱乐”大类中的占比,这一步可以解决不同城市之间美团渗透率不同的影响。

得到细分行业占比后,分析其绝对值没有意义的,因为“休闲娱乐”大类下不同的细分行业入驻美团的比例不同,“KTV”的占比比“桌游”高,有可能是“KTV”老板更有互联网意识,而不能说明某城市KTV比桌游多。

比例不能和本城市的其他行业比较,但可以在不同城市之间横向对比,例如我们筛选出各城市KTV数据,比较其在所有“休闲娱乐”中的占比,按比例给各城市排名,下图可以发现,东莞的KTV占“休闲娱乐”的22%,在所有城市中排名第一。

我们将各城市在不同行业的排名汇总,得到下图排名表,表示各城市的各行业占比排名。数字越小,排名越高,说明该城市中此行业占比较高。

结论&验证

任何数据的结果只有2种,一种是和自己的预期相同,这可以验证、强化我们已有的认知;另一种是未知或和预期不同,这引导我们去思考其原因。

数据只能陈述事实,结论需要通过比较、分析、验证才能得出,以下是我结合这些数据,发现的一些有趣的结论。

重庆人最爱洗浴/汗蒸?

通过数据可以发现,洗浴/汗蒸行业排名前5的城市分别是重庆、长春、沈阳、盐城、扬州,作为一个在重庆生活了4年的扬州人,回想起来确实重庆的洗浴行业比较发达,大街小巷遍布汗蒸、木桶浴,曾经大学时期的团建活动还去过汗蒸。

扬州的洗浴文化也很发达,俗称“早上皮包水,晚上水包皮”,水包皮就是洗澡,扬州的洗浴主要是澡堂的形式,澡堂里一般都包含汗蒸的休闲区,“扬州搓澡师傅”也是在外地常见的文化输出。排名2、3的东北城市,在大家的印象中本身就是洗浴大省,排名较高也验证了我们的预期。

排名偏后的城市,多是东南方、南方、中部地区的城市,和GDP排名较高的一线城市,我们可以推测南方城市因为气温高,湿度高,大多在家洗澡,一线城市因为生活节奏快,家庭洗澡条件好也不常去澡堂洗澡。

但和重庆很相似的成都排名偏低,同时常州、徐州在和周围城市对比中排名也较低,这些不符合预期的数据点很可能存在未被填满的市场。

扬州人不爱轰趴?

轰趴馆的数据中,扬州排名最末,全市只有屈指可数的轰趴馆,这样的数据引起了我的关注,去美团和大众点评上搜索发现,全市只有一家轰趴馆评价较好,达到了5星,另一家4星,其它几乎没有人气。扬州轰趴馆少的原因我推测有以下几种原因:

  1. 有其他娱乐项目替代了,例如洗浴,洗浴中心一般都有餐饮、按摩、甚至健身房、KTV,填补了一部分小团体聚会的聚会。
  2. 扬州人不爱轰趴。通过分析周围城市例如南京、苏州、常州等城市,发现确实轰趴馆排名都在30名左右,江浙范围内的轰趴馆都较少。
  3. 扬州有未填补的空白市场。

分析线上的评论,去轰趴馆的几乎是都是公司团建、学生聚会,目标客户群体是公司和学生,好评都提到了老板人好、娱乐设施多。

商机:扬州的2家评价较好的轰趴馆都在西南方向,而扬州未来向东发展,CBD、高铁站、软件园等基础设置都在城市东部,可以选择在东部开一家轰趴馆,辐射软件产业园的年轻公司,打造团建娱乐的新去处。

中西部人民不爱运动?

运动健身是一个和GDP排名关联很大的项目,GDP越靠前,运动健身比例越高,但其中有几个异常点引起了我的注意,重庆、成都、长沙的项目排名和GDP水平不匹配,是中西部人民不爱运动,还是存在空白市场,这需要通过实地调研才能得出结论。

其它

扬州为什么电玩店最多,而周边的南京、无锡、常州都拍30名左右,是因为扬州生产毛绒玩具运营成本低,还是扬州作为旅游城市,游客偏爱电玩。

江浙地区的网咖数量较多,排名前三是常州、南通、合肥,而排名末位且同样地理位置的徐州、温州仅有2家,为什么相差这么大,其中必有原因。

结语

数据只是参考,需要通过和经验、认知的相互验证才能产生推论,限于经验有限,不能对所有城市、所有分类进行分析,更多结论和分析欢迎在留言讨论。

 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