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看电视剧的时候,总喜欢问清楚谁是好人,谁是坏人,然后自然而然的站在好人一边,为好人的胜利而开心,失败而揪心。

今天看世界杯,因为对两边的队伍都不了解,一直带着第三者的视角看比赛,总是难以体会到现场观众激动的感觉,进球了,没有感觉,失分了,没有感觉,看到好球,稍微有些兴奋···就像一个完全理智的旁观者。

人总是要有一个立场,没有立场,感觉心就一直飘着,没有踏实感,于是我们就会问“谁是好人,谁是坏人?”,“谁是我支持的球队?”得到一个答案之后,就坚定地站在这一边,为自己支持的一边胜利而高兴、失败而难过,比赛才有了参与感。

从这个角度看,赌球就给看球增加了许多乐趣,押了一个队,自然就会和这个队同进退,也就多了许多参与感,看球才有了乐趣。

不站边地观看比赛不能称之为看比赛,观看比赛的快乐,更多的在于心情随着参赛者起伏的过程。

我们天生需要一个“立场”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